7.0

2022-08-30发布:

极品家丁之徐长今

精彩内容:

林晚榮微微一沉吟道:「要說我們大;這都城,那是美景遍地,處處皆有風景,天橋的雜耍,城隍廟的小吃,香山的明月,皆是遠近馳名,不如我們先到那裏去看看吧。」李承載自然不會拒絕,倒是那阿史勒一皺眉道:「林大人,這些地方,除了吃便是玩,沒有什幺意思。有沒有別的地方,例如你們練兵——」「練兵——」林晚榮眉頭一皺道:「別和我提練兵,昨天受了鞭傷,直到今日還是渾身疼痛呢。」將昨日經曆半真半假講了一遍,阿史勒驚道:「林將軍治軍如此嚴厲,竟連自己犯了錯,也要受鞭刑?」「哪裏算嚴厲。」林晚榮搖頭道:「我這是一般水平。我李泰將軍手下,兵員百萬,個個都有出類拔萃的武藝,他們練兵,比我更要嚴格百倍,每日戰損率都在百人中一。」阿史勒急忙拉住他道:「林大人,你有沒有帶兵,我想看看你手下的兵馬。」林晚榮爲難道:「這個,我手下都是些蝦兵蟹將,上不得台面,還是不去了吧,不如咱們去天香樓聽小曲吧,我知道那裏的粉頭只賣身不賣藝——」阿史勒甚是焦急的拉住他:「林大人,我們就去看你練兵吧,我對這軍旅之事,甚感興趣。」李承載也道:「林大人,久仰大華兵強馬壯,華夏天威,便讓小王也去觀賞一番吧。」見兩人盛情難卻,林晚榮無奈一歎道:「好吧,既然兩位如此殷切期盼,我就獻醜了。我們一起過去吧,瞧瞧有誰在操演,隨便看一看吧。唉,我身上還有傷啊——」阿史勒連連點頭,與李承載騎馬而行,林大人身有重傷,便鑽進了馬車,剛走了幾步,就聽一個女子聲音在外面道:「林大人,我是徐宮女,可以上來嗎?」徐宮女?她找我做什幺?林晚榮笑道:「進來吧,門沒鎖。」「長今給林大人請安了!」徐長今鑽進馬車,頓時那潔白的玉容出現在林晚容眼前。
「不用多理了!」林晚容摸摸鼻子,要這個韓國的大長今給自己行禮卻有點尴尬,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,何況自己都球了好幾個絕世美女,現在這個異國風情也不免想試試。
「長今啊,我背上有傷,聽聞你韓醫高超,能不能幫我看看!」林晚容低頭一想,隨即一個吃豆腐的主意油然心生。
「大人對我們高麗有恩,能幫到你長今萬死不辭。」徐長今跪坐在布墊上恭敬道。
「那快替我寬衣吧!」林晚容迫不及待的喊了起來。
徐長今羞紅了臉,緩慢的爲其脫去衣裳,那健壯的肌肉,皮膚有些黝黑,濃郁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,頓時她的臉上的紅暈一路紅到耳根,心頭的看著男子背脊之上的道道鞭痕,善良的她眼眶頓時濕潤了起來。
「疼嗎?」徐長今用柔軟的手指輕輕觸碰在那道道鞭痕上。
「不……不疼!」林晚容咬著壓忍耐著,怎幺說也不能在這妮子面前丟大華的臉。
聽著林晚容聲音有些變調的顫抖,徐長今抿嘴輕笑,手中塗抹上高麗上等的金瘡藥,然後微微的加重了力道在他背脊上塗抹「這樣疼嗎?」「不……不疼!」他繼續咬著牙答道,心中頓時補了句,不疼才怪!
「林大人,好象你下身也受了鞭傷,要長今給你也塗藥嗎?」她有些羞澀的輕身道。手中也停下了動作。
「好啊!一定要!」這個難得的美女服務機會,林晚容可不是傻子。
「那……那長今便得罪了!」她應了一身,隨即小手輕移,解開林晚容的腰帶,將褲子褪了下來,由于他是趴馬車裏。頓時,那結實而又黑健壯的屁股露在了徐長今的眼前。
「啊……」徐長今羞澀的輕呼出聲。
「怎幺了?林大哥我的屁股還漂亮吧?」林晚容哈哈一笑,爲了解除尴尬,更爲了接下來的暧昧行動,先穩定這妮子的情緒長行。
「沒什幺……原來林大人的這裏也受了好多傷呢!」徐長今看著林晚容的臀部上也是道道傷痕,有些不忍心的輕輕塗抹著膏藥,一邊輕聲道。
「額額……」林晚容頓時語無論次的悶哼著,其實他並不是因爲背後的鞭傷痛哼,而是因爲自己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堅硬起來,因爲是趴著,那家夥被木板疙的發疼,所以才悶呼出聲。
「長今,你認爲我們大華的古話經典嗎?」林晚容沒頭沒腦的問了句。
「林大人指的是哪方面,大華的古話都是經典名句,像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!
長今造詣粗淺,實在說不出幾句完整的古語,但大華的缪語,確實句句珠玑!」徐長今一邊爲他服務,一邊緩緩回答道。
「覺得經典便好,我們大華有句古語叫,來而不往非禮也!我大華泱泱大國禮儀之邦,你說應不應諾!」林晚容見魚兒上鈎,便開始下套道。
「大華確實禮儀之邦,這話自然應諾!」徐長今還不明白這話中含義,不加思索便道。
「那你幫我後背擦拭裏那幺久,也輪到我爲你服務了吧?這才叫有來有往嘛!」林晚容頓時側過身子半臥起來,微笑的看著面前的美人!
「啊?」頓時徐長今嚇了一跳,有些不知所措,『唰』的臉色又紅到脖子下連忙道「不是,不是!長今不用林大人擦拭的,長今身上沒有傷口!」「那幺說的話,在你心裏我們大華人便是受人恩惠,不做回報的人了?堂堂禮儀之邦便斷送在你的手裏嗎?」林晚容板起臉,振振有辭道。
「這……這個……可是……」頓時徐長今左右爲難起來,說不用吧!就是汙了大華國威,這樣的話林晚容回去一說便是徹底得罪了大華,而答應的話,自己的身體便要給眼前的男子亵玩了!但在她心中早有芳心暗許,對于林晚容她卻是歡喜的很,最後半推半就之下答應了下來。
「哈哈……那我也幫你塗咯!」林晚容喜上眉梢,隨即奪過她手中的金瘡藥將眼前的美女,一把推倒在地。
「嘶」的一聲,徐長今的衣服被撕扯開來,她忙按住自己腿根,轉過頭一臉羞澀的望著林晚容,林晚容熱切的按下她的裸背,冰肌雪膚,柔若無骨,林晚容心神一蕩,咽了口口水說:「長今,我來檢查一下有沒有傷口。」因爲徐長今此刻也是趴伏在地,兩手反執在背後,林晚容稍稍一用力,雙手便被剝離開來,林晚容看著以前如玉的雪背,眼神下移,那凸起的亵褲上溫暖濕潤,用手指輕輕地挑摳。
「唔嗯……」徐長今皺起了眉頭,不知是歡喜還是憂愁的呻吟出聲。
「喊什幺?我在找你身上的傷口呢。」林晚容口是心非的道,出神的盯著她的玉腿根部。
「嗯!林大人」徐長今輕喚出聲,呻吟聲顫抖了起來又道:「沒有……長今身上怎幺會有傷口……」「讓叁哥幫你揉一揉也許就發現了!每個病人基本都說自己沒病!」林晚容也不知那學的鬼說法,手指下移到股溝深處,隔著亵褲揉磨起來。
「呀,這裏破了道口子。」林晚容忽的一聲怪叫,手指猛的從側面鑽進亵褲,扣壓在那條桃源蜜縫上,鑽動起來。
「啊……不是啦……那不傷口啦!」徐長今頓時顫抖了起來,揚起頭急忙道,因爲猛然揚起頭,那寬松的高麗服(龍肆:類似和服)因爲後背布料被撕扯開來,揚起的整個上半身頓時裸露在空氣裏,那對飽滿的大肉球,猛的彈出,在空氣中乳波蕩漾起來。
林晚容一臉淫笑,一屁股坐在徐長今大腿上,這樣這高麗女子無論怎幺仰頭,都將被其壓在身下,手中不停,一手將徐長今的亵褲拉開。頓時,那飽滿的如同陽春叁月的桃花蜜穴暴露在眼前。另一手自然沒有閑著,中食二指進犯到她的蜜穴之中,而她的裂縫又是那麽濕,林晚容稍稍一用力,指頭如同被那肉軟的穴兒,吸扯進去一般,輕而一舉的將兩片花瓣撐開。
「啊……林大人」徐長今的處女穴猛然被襲,頓時呻吟一聲,再次揚起頭來驚呼:「大……大人……那不是……那真的不是傷口……」「這幺大一條紅色口子還不是傷口?」林晚容嘴上淫笑,手指卻不停在蜜穴中進出:「這傷口都流膿了!要趕緊塗抹幾番。」「不要……大人……恩……那是人家的小肉穴啦……」徐長今終于羞澀的呼出聲來。
「肉穴是什幺?不是傷口嗎?」林晚容繼續挑逗。
「肉穴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徐長今支支晤晤羞澀的說不出口。
「肉穴是什幺?說啊?說啊?」林晚容一朝得志,咄咄逼人。手中不停在那蜜穴中抽插著,帶出一股股晶瑩的水滯。
「啊……那是……那是交配用的……啊……」徐長今說出了秘密,同時身子猛的弓了起來,在虛空中微顫,經曆了人生第一次高潮。
「長今妹妹……林大哥忍不住了!」林晚容憋的如同爆炸的欲望,猛的扯下褲子,壓上了徐長今的後背,頓時肉貼肉的粘在了一起,在徐長今的耳邊道:「林大哥讓你知道做真正女人的快樂……」徐長今在高潮的余韻之中,如登仙境,嘴角帶微笑,也不知此刻的身子快要被破了。直到林晚容的雞巴貼上了她的蜜穴上,她才猛然驚醒,此時林晚容正對好小穴,擠進半個龜頭。花莖被微微撐開……「住手……林大哥……千萬不要……」驚叫一聲,徐長今屁股一扭,陰唇滑出大灘膩膩的淫水,掙脫了林晚容的雞巴。轉過身縮了起來,捂住自己的下身委屈道「古訓有告戒,我們高麗女子的身體絕對不能被外族奪走,否則高麗將就此覆滅。」「什幺?誰他娘定的這等規矩?」林晚容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!這樣鋤著雞巴不上不下的,另他憋的是相當難受,是哪個高麗的王八蛋定下這種規矩,被外族幹!他娘的就會滅族,簡直是屁話。
「長今,你眼看林大哥那幺難受嗎?你就給我吧!林大哥一定會娶你爲妻的!」林晚容動情的看著她,說實話對這個溫柔的女子,他確實有些喜歡的,到最後還是會娶她過門的。
「林大哥,其實在長今心中早以對你芳心暗許,但是長今沒法拿全族的性命冒這個險,長今可以做你的丫鬟,做你的情人,一輩子伺候你!只是長今的第一次只能給高麗男子!第一次以後長今的身體都是林大哥的……」徐長今縮在角落緩緩哭泣,頓時哭成了淚人,林晚容看著心中難受,挨緊她的身子輕輕撫摸著她的雪背以示安慰。
「那你幫哥哥吹一蕭吧!林大哥憋的實在難受!」林晚容終于妥協,即使不能插穴,吹一蕭也應該能讓自己瀉火。
「林大哥……不是長今不願意!」徐長今再次低下頭輕輕抽泣起來又道「這個……長今的嘴也是第一次,不能……不能給你吹!」「什幺?……蒼天呐?!」林晚容怪叫一聲,差別過氣去,褲裆腫的老高,表情卻如泄氣的皮球一般頹廢。
「林大哥今日如果真的要長今,也……也不是沒有辦法!」徐長今羞紅了臉,頭縮的更低了扭捏的說。
「什幺?有辦法!快說啊!大哥今日當然想幹你了!那還用說嗎?」林晚容猛的雙眼一亮,差點喜極而泣。如果今天能得到徐長今的身子,即使是短十年壽命,叁哥也是無怨無悔。
「辦法就是……就是……車外不是有李承載是我們高麗人嗎?讓他先奪了長今的處女身,那幺大哥不是可以與長今歡好了嗎?」徐長今粉臉通紅艱難的把這句話說完,雙手捂住臉羞道「希望大哥不要把長今當作淫蕩的女子才是!要知道長今還是處女之身」「什幺?」聽見徐長今的話語,頓時林晚容像被雷劈了一般楞在當場,心想:
真要這幺做的話!不是當場給我林叁活活套上一頂綠帽嗎?還要看著自己認定的妻子被個高麗崽子幹?猶豫了許久林晚容微微歎了口氣。回頭想想,如果不是今日,那以後徐長今回到高麗也必定將自己地處女身給了高麗人,那幺還不如當著自己面給人幹,起碼自己知道!只此一次下不爲例。想到這裏林晚容狠狠的下了決定,既然事以至此就這幺幹吧,畢竟自己憋的雞巴快爆了,等李承載這王八蛋,速度幹完,再好好享受下長今的身體。
「好吧!我將李承載這犢子叫來幹你!」林晚容有些嫉妒,又有些莫名的興奮,說道。話音剛落,徐長今的臉羞的幾乎埋在自己腿根裏,跪在布墊上一聲不吭。
「李承載!李承載!」林晚容氣惱的掀開馬車的簾子,向前面騎在馬駒上的李承載喊道。
「恩?」馬上的李承載回頭見林晚容叫自己,連忙駕馬屁顛屁顛的奔到馬車後面,恭敬道「林大人,找承載有何事啊?」「進來再說!」林晚容冷著臉鑽進了馬車!
李承載疑惑的抓抓頭,翻身下馬,便跟著林晚容鑽進了馬車。
剛進馬車看見眼前的一目,李承載便呆立在那裏,只見在高麗如女神般高貴的徐長今,那柳腰辛苦的聳起落下,嬌喚聲如泣如訴,那嬌羞的模樣小嘴微張,酥胸半露,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,但是腿根處的水份。如同清泉般晶瑩,從穴縫中點點分泌,那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,如同能見裏面道道血管的一雙玉峰,被李承載觀了個淋漓盡致,徐長今看見李承載鑽進馬車,驚呼一聲撲進林晚容的懷裏,撒嬌的依偎不敢擡頭。
李承載看在眼裏,喉頭鼓動,下身的帳篷不由的撐了起來,丹田之中淫欲之火直襲天靈,那欲望恐怕比他武功要強上太多。
「什幺也別問,什幺也別說!給老子脫光了!」林晚容沒好氣的對著他道。
畢竟這老婆要給人搞了!任誰都沒有好臉色。
「什幺……什幺?林大人!小人不敢!」李承載見這位大華皇帝的紅人如此說話,他簡直都給驚呆了!
「犢子……你……」林晚容見李承載傻在那裏沒有動作,低頭看看自己那腫的快爆的褲裆,在看看自己懷裏熱情如火的徐長今,心中暗想!娘的,今天這綠帽不帶也得帶,在忍下去鳥都要爆了!想到這裏林晚容雙眼冒火,對李承載道「你個王八犢子,你不聽老子的話,老子明日就舉兵高麗,炮轟你高麗王庭!」「啊?……聽聽聽……承載聽林大人的便是了!」李承載嚇的一陣哆嗦,這林晚容在大華可是個瘋癫之人,什幺不敢幹啊?她連大華兩個公主都幹了!還幹了一個大肚子,皇帝老子楞是沒吭聲,還給他扣了這『天下第一丁』的帽子!想到這裏李承載利落的把自己剝了個精光,那李承載的身體露在了林晚容視線中。
「我日!?」林晚容看著李承載的裆下,人都看傻了!他忍不住指著李承載那話兒驚呼道「你……你他娘的這是人雞巴?還是黃牛鞭啊?
只見那李承載的胯下,那雞巴如同怒龍足足有嬰兒手臂大小,又如大像的長鼻子,雄偉壯實。嚇的林晚容渾身一個抽搐,心想,自己的雞巴和這龐然大物一比,猶如米粒與浩月,頓時一股自卑心裏猶然而生。李承載卻莫名其妙的抓抓頭。
「啊……承載的東西居然是高麗普通人的尺寸,看你的樣子真是看不出來!?」徐長今在林晚容懷中露出個小臉,看著李承載露出的家夥,。有些驚訝的輕聲道。
蒼天呐!這個還是高麗普通尺寸?林晚容聽的臉都綠了,難道說如今的高麗和自己那21世紀的韓國人一樣?流行整容還是怎幺滴?這雞巴巨大成這樣?是整的吧?
「承載讓林大人見笑了!雞巴硬到顛峰了,才這般尺寸,實在汗顔!」李承載有些謙卑的陪笑道。
我日!林晚容嘴巴抽搐了幾下,這家夥不是氣死人不償命嗎?林晚容撇撇嘴怒然道「別廢話,按我說的做,你來讓長今給你吹一蕭!」「這……這不太好吧!」李承載猶豫的站在那裏沒有動作。
「炮轟高麗!」林晚容冷下臉牙縫裏擠出四個字「林大哥,長今實在不忍心看你如此難過!還是我來服侍李承載完事,那幺長今就能與林大哥……」徐長今說到這裏,扭捏的撲倒在他懷中,羞得說不下去了,她讓自己平靜下來,然後鑽出林晚容的懷抱,臉上的紅暈如同晚霞般紅潤「李承載接下來發生的事,你……你最好把它當成是一個夢。」徐長今深深的看了林晚容一眼,掙脫了他的懷抱,林晚容雙手還是固定在擁抱的姿勢,只是看著徐長今離開自己懷抱,有些莫名的失落,望著徐長今的背影即將投進別人的懷抱,林晚容心頭滿滿的苦澀。
「林大哥,長今的心只屬于你!」說話間徐長今已經站在李承載身前,蹲下了身子,彎下腰,將頭埋了下去。
「蒼天呐!!高麗的規矩害煞我林某人呐!」林晚容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女人爲別的男人服務。
徐長今低下頭含住李承載碩大的龜頭,頓時李承載悶哼了一聲,從雞巴頂端傳來的溫熱感覺,那如潮的快感一波一波侵襲著他的神經,雞巴頓時再度膨脹。
李承載雙手抱住這在高麗就垂涎以久的女子,只是聽自己父親說這女人動不得,一直沒有機會下手,如今被人逼迫也管不了那幺多了,先爽了在說!李承載按著她的頭,雞巴插進了她的喉嚨深處,直嗆的徐長今「嘔……恩嗚……」臉色一片通紅。
「我幹你娘……」林晚容看著一陣氣苦,在自己面前幹徐長今的小嘴,還那幺猛!他跨步上前就在李承載的腦門上拍了一瓢「你他娘的幹我妻子嘴這幺幹的?
你他娘的打樁呢?還是砍柴呢?」頓時李承載頭上吃疼,看著林晚容那凶神惡煞的模樣,臉色一陣害怕,雞巴難免就軟了下來!徐長今吮了幾口,覺得口中的雞巴軟了許多,微微擡起頭,望向含情默默的望著面前的兩個男人,吐出龜頭。
「林大哥,你別這樣啊!如果他與長今做的時候,一直軟著得不到發泄,那幺長今的嘴與下面便永遠是第一次了!只有李承載將精液射進我身上的洞穴中,那幺才是真正擺脫了我們高麗的詛咒,所以林大哥就別打岔了!你就不願與長今長相思守嗎?」徐長今小嘴一離開李承載的雞巴,嘴中帶出了一路的晶瑩,有些幽怨的盯著林晚容。
「這……這個……對不起長今,是大哥不對!」林晚容心中氣苦,但這也無可奈何,對著李承載道「你這王八犢子!想怎幺幹就這幺幹吧!只是別他娘把我妻子幹破了!要不然我讓你們整個高麗償命!」「是是……」李承載只覺得莫名奇妙,這個簡直就是『奉旨操穴』嘛。在徐長今的套弄下,李承載的雞巴從新站立了起來。
徐長今套了幾番,微張珠唇,舌頭輕舔馬眼,打了幾圈,含住了半個龜頭,吸吮住馬眼,而一雙手輕輕按捏著他的子孫袋,吞吞吐吐之間舔得李承載仿佛神遊太虛。
林晚容在旁看的奇怪,這徐宮女吮雞巴的功夫怎幺如此得心應手?這手吹蕭的功夫。幾乎趕上21世紀的頂級妓女了!(注1:小肆這裏有話說,好吧!看完再說!)徐長今繼續又舔又套,這種在林晚容面前被徐長今吞雞巴的感覺,給李承載帶來的刺激特別強烈。
「林大人……這徐宮女太會含了!天生便是含雞巴的料,可能在我們高麗做個妓女也說不定!」李承載舒爽的揚著頭,開始口沒遮攔。
「我日……」林晚容想上前給這家夥幾巴掌,可是看著他跨下賣命吞吐的徐長今,此時長今也望向林晚容,嘴中繼續賣力吞吐,而對著林晚容緩緩搖了搖頭,意識讓他別輕舉妄動。林晚容嘴巴抽搐了一陣氣惱的放下了手。心想,不能這樣!
還是讓這王八犢子早點完事,好讓自己上才是正事,到時候把李承載給宰了也不遲。
李承載猛的推開徐長今,另其暗哼一聲向後倒去,李承載隨即二話不說橫腰將其抱起。
徐長今漲紅著臉大吃一驚,但是她還是意識到李承載要怎幺樣,就低聲對林晚容道「林大哥,我快要將第一次給別人了!」「甚至是初吻……初次吹蕭……任何的第一次,長今都要給這個高麗人!」「李承載這個王八犢子!」林晚容心中無比的氣憤與嫉妒,自己的美麗妻子將要給這混蛋玩弄,自己卻沒有絲毫的辦法。
「林大人……我要幹她了!」李承載得意的一笑將徐長今翻轉過來,緊緊的摟在懷裏,湊身上前吻上了她的唇。也不爲她剛剛含過自己而惡心,李承載的舌頭伸出,輕易的挑開徐長今的貝齒,她有些意亂情迷,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。
他們一陣又吸又吮,旁若無人的纏綿起來。
「長今,有必要那幺投入嘛!只是給他走場式的幹完不就結了嗎?」林晚容蹲在一邊翹著雞巴有些嫉妒道。
「恩……恩……林大哥……人家的第一次……恩……難道就不能留些美好回憶嗎?」徐長今初吻被奪,吻的她氣喘籲籲,斷斷續續的道。
李承載扯開了她的大花裙子,便輕輕向腿彎拉了下來,裙子褪下以後,李承載站仔仔細細的欣賞起徐長今的雪白身體。他將視線移到她的亵褲位置。隱隱之間那旺盛毛發微微露出亵褲,高到隆起的陰戶部位那裏的布條上一片濕潤,李承載輕輕在那裏一按,頓時淫水四溢而出。
徐長今早以被挑逗的渾身發熱,想要掙紮又不願掙紮。任其擺布「林大哥……你讓他先吻我小穴嘛。這樣第一次被他吻過後,那幺以後長今的穴就可以讓你吻個夠了!」徐長今羞澀的捂住臉,輕輕道。
我日!娘的,被幹了老婆還要教著奸夫怎幺玩我老婆!這他娘的到底是什幺事啊?可是看著徐長今那扭捏的樣子,心便軟了下來!不管怎幺樣長今都是爲了彼此以後在一起的幸福啊。
「李承載,你他娘的快舔長今的小穴!」林晚容惡狠狠的對他道。
「不行……大人!我堂堂高麗王的兒子怎幺能舔女子的跨下,這是要糟天譴的!」李承載可不幹了,一邊扣著徐長今的陰戶一邊搖頭道。
「這……這怎幺會糟天譴呢,女人的穴可好舔了!香噴噴,滑膩膩的!」林晚容開始威逼利誘。
「呸……你當我李承載是傻子不成?那地方尿尿用的……是個騷穴!你要我舔?我不幹!」李承載繼續拒絕。
「我日!那你想怎幺樣!」林晚容都快被逼瘋了!只是爲了自己以後能舔穴也只有忍了!
「除非你承認你小子是綠帽家丁,讓我李承載給帶了綠帽!」李承載陰笑的看著他,畢竟常常受取侮辱,此時不報仇更待何時。
「我日!」林晚容舉起拳頭,看了看徐長今那幽怨的眼神,哎!重重的歎了口氣,頹廢的嘟囔道「我是綠帽家丁!」「什幺大聲點,我沒聽見!」聽在李承載心裏一陣大爽,得意洋洋的又道。
「我說!我他娘的是綠帽家丁!」林晚容高分貝的吼聲傳出了馬車,還好此時是郊外也沒人能聽見馬車裏傳出的聲音。
…………李承載美淄淄的俯下身子,在徐長今的小穴外圍又嗅又舔的,只是她覺得亵褲確實挨事,手指一溝便將它拉到了腿彎,頓時徐長今兩腿間的桃花源地展露無疑。她的陰毛黑和稀松,而且那陰唇花瓣上也錯落了幾跟,兩片花瓣肥而厚實,像一朵玫瑰一般綻放開來,兩塊粉紅色肉片流淌著絲絲銀液,肉縫中淫水迷糊一片晶瑩液體流至股溝。李承載猛的埋下頭,舌頭如泥鳅一般鑽進了那桃源蜜洞。
「恩……啊……泥鳅鑽進人家小穴啦!林大哥你幫人家看看嘛!」徐長今猛然忽的驚叫起來。
「別怕好老婆!是李承載這王八犢子的舌頭!別怕!」林晚容關懷的安慰道。
徐長今低頭一看,果然是李承載像狗喝水一般的在自己小穴裏舔著,她緩緩閉上雙眼,那美妙的感覺直襲她的周身,臉上蕩漾起騷媚的浪笑。李承載的舌頭靈活的在花瓣中進進出出,時而對著陰口掃蕩,時而襲擊那敏感的小豆豆,徐長今畢竟是第一次,而且還是被男人舔弄陰道,她頓時愛上了這肉欲的快感,美得直哼:「嗯……唔……林大哥,他的舌頭好討厭哦!人家快不行了!啊……哈……」「行了行了!別他娘狗吃屎一樣,快給老子辦正事!」林晚容見他吃的『唑唑』響,心頭又是一陣大氣,自己雞巴憋的跟憋尿似的,這家夥還有肉不吃喝什幺燙,他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在李承載撅起的屁股上。
「哎喲……」李承載吃疼怪叫一聲,鑽出了徐長今的跨下,轉身道「你們大華人真是莫名奇妙,硬要看自己妻子被人幹,我李承載從沒聽過這幺無理的要求!」林晚容聽見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語,頓時臉色從綠泛成青,眼看就要爆走!
可是被徐長今軟綿綿的叫了聲『林大哥』之後,馬上如瀉氣的皮球軟癱下來。
李承載終于也忍不住了,他抗起徐長今的兩條美腿,而李承載一手按著她大腿內側,一手握著雞巴徑已經送到她濕潤無比的沼澤泥地,上上下下的磨蹭起來,頓時令徐長今臉紅心跳加速。
「承載哥,不要……人家的林大哥在旁邊看啦!你慢點……」徐長今扭捏著微微夾腿,欲拒還迎。
「別裝了!,你不是欠幹嗎?,要不沒事叫林大人做旁邊看別人插你!你很欠幹是嗎?」「不是!才不是!人家是真心愛林大哥,只是不能違背高麗的誓言!」徐長今滿臉通紅,撐著李承載小腹驚道。
林晚容看著兩人說著淫扉的話語,那雞巴漲的仿佛快陽痿了!在怎幺下去沒給憋死,自己先給氣死了!
林晚容心頭火起,這王八犢子,竟然如此無恥,就先讓你爽爽吧!呸!這個王八犢子遲早滅了你高麗?,豈有此理,等他做完就把這王八蛋給閹了!?!
「嘿嘿……林大人看好了!我要入洞了!」李承載發出一陣奸笑,弓起身子趴伏在她的身上,徐長今知道在劫難逃,嚇得不敢再看,只有緊閉起雙眼。
就在這個時候『噗嗤』一聲,徐長今猛的弓起了身子,眉頭皺的彎曲起來,她感覺到那粗大雞巴,已經狠狠插入自己陰道,濕潤的粉紅花瓣,被一根如火的大棒,從兩邊撐開來,整根雞巴便如蒼龍入海勢不可擋,冰冷刺骨的疼痛從陰部直襲天靈,導致整個陰道都麻痹了「啊」一聲歇斯底裏的痛叫,那殷紅的血絲從她的腿根流了下來。
李承載也悶哼一聲極其興奮,它發出著「哦哦」的哼聲,屁股一沉將整跟雞巴一插到底。徐長今頓時眼淚奪曠而出,而李承載一雙大手捏掐住她的渾圓巨乳,下身不停插在其身上猛然聳動。
「啊……好痛……不要掐我奶子……不要了!」殷紅的血液流淌下來,那李承載一下下的狠插讓她雪雪呼疼。
「我幹你娘!你輕點插!你是不是不要命了?你弄死你個王八犢子!」林晚容見自己驕妻如此痛苦,便要上前掐李承載的脖子。
「且慢……林大人!」看著氣勢洶洶的林晚容,李承載一邊繼續大力抽插,一邊解釋道「大人是過來人,你難道不懂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?第一次破身當然要一插到底,這樣女子才能適應!」林晚容聽著呆立當場,想象也覺得有道理,自己和幾位夫人幹的時候,也是如此!要是漫漫的插穴,那不直接痛死人家!好比一個犯人砍頭,手起刀落根本沒有痛苦,一點點的切割是人都會痛瘋了……李承載將雞巴在徐長今穴中飛快的抽插了百十來下,只幹的她翻起了白眼,那嘴角的口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來,林晚容在邊上看的暗暗心驚,這如水般的嬌妻,居然被人幹的快別過氣去,自己又只能幹看著!看那瘋狂交融的兩具肉體,終于徐長今的小穴再也感覺不到疼痛,而一波波酥麻的快感直襲周身四處,原本的慘叫,也逐漸轉變爲難耐的呻吟「嗯啊」的眯起眼睛,輕輕搖起了屁股。
「好嫩好緊的穴啊!告訴林大人你爽不爽?」李承載問。
「不爽!不爽!」徐長今憋紅了臉搖著頭道。
李承載又再次狠狠的聳了一下,整根巨大的雞巴丁在了她肉穴中,他又問:
「到底爽不爽?」「哦……不……一……一點……就一點爽……」李承載深深吸了口氣,沉了沉腰,猛然一挺,激起一大灘淫水。「快告訴林大人,你被承載哥哥幹的好爽?」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」徐長今捂著臉,胸口一對巨乳猛烈蕩漾,呻吟著。
林晚容實在憋的受不了!又看著面前的一副神仙打架圖,猛的拉下褲裆,那對與常人來說不算小的雞巴有12寸左右,但是對與李承載那龐然巨物來說,自然是小巫見大巫,只是此刻再也耐不住了,心想!被取笑還總比憋死好!此刻林晚容看著他們飛快的套弄起自己的雞巴「唔,這個?林大人這話兒,怎幺……」李承載撇眼看見林晚容的雞巴頓時忘了動作驚異的o起了嘴。
「啊……要……我要……你怎幺了?」徐長今感覺自己的小穴一陣空虛,仰頭看去,只見林晚容跨下那小雞巴頓時一臉疑惑:「林大哥……你的……」「什幺啊?他娘的老子還軟著就這程度了!你們看啥!」林晚容老臉一紅,胡亂的編造謊言。
李承載見其狡辯也沒追問,而徐長今的雙腿夾上他的腰難耐的扭動著,李承載此時退到秘道口,此時雞巴微顫,再次腰下一沉一送到底,徐長今再次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李承載的虎腰連聳飛快起落,同時埋下臉吻上了徐長今的珠唇,這倆人結合處那濃密的愛液幾乎濕潤了整個布墊,林晚容卻愣坐在一旁幹瞪眼,心中對李承載恨之入骨,只是悶頭飛快的套弄著自己雞巴。
「林大人,」李承載轉頭得意的吩咐道:「幫我把下面的墊子拿走吧?」此時林晚容在飛快的套弄,冷不丁被李承載一喊,聽清楚他的話,頓時臉色冷了下來咆哮道「你他娘的要了椅子還要桌子!你不怕老子跺了你?」「這樣啊?那實在難受,我不操了!」李承載忽然停下了動作,雞巴退到小穴口,可這徐長今初經性愛的樂趣,怎幺舍得就此結束,難耐的搖起了屁股,憋紅了臉想了一陣對林晚容道「大哥你就幫我們拿墊子嘛,讓他痛快的射完精,那幺這第一次也便結束了!之後長今的身體就永遠屬于林大哥了!」林晚容坐在他們後面,第一次近距離的觀看操穴,既氣惱又有些異樣的感覺,徐長今紅豔豔的肉穴,本來這狹小的嫩穴是屬于自己的,現在正卻塞滿了李承載這王八的粗大雞巴,整個陰戶還濕淋淋的,都快李承載的本錢比自己雄厚,這幺美的小肉穴,自己一定要操到,現在就先從了這王八羔子,等做完再弄死他。
林晚容緩緩出了口氣,忍著不讓自己發彪,湊身上前抽走了那濕潤潤的布墊,抽手出來時還不忘在徐長今和李承載結合在一起的小穴上抹上一把。
李承載將她的兩條玉腿扛在肩膀上,那徐長今的整個下半身被折成了90度,那雪白的屁股翹的半天高,李承載便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插,那結合處『噗嗤,噗嗤』的發出淫扉之極的聲響。
「啊……林大……哥……啊……長今要被幹……幹死了……林大哥……求求你叫……叫她慢點插……長今受不住!」徐長今翻起雙眼,一陣呻吟「幹你娘的!你想操死我老婆啊?」林晚容見她被操成這樣子,猛的上前用套過雞巴的手,狠狠拍了李承載一瓢。
「哎喲……是是是……」李承載還是有些怕這大華的林將軍,連忙應命放慢了速度,如同烏龜一般在她的小穴裏緩緩進出。
待李承載放慢了速度,徐長今才明白這操穴要狂風暴雨般的操才有味道,現在的自己那騷癢的感覺一直從穴心癢到心窩上,這惱人的感覺又得不到發泄,扭動著屁股又沒有李承載幹的舒服,于是再次出聲呻吟「林……林大哥……你讓他在幹快點……快操長今的穴幾下……幹快了!他好射精……啊……這樣長今……才能好好服侍你……啊……」林晚容聽在耳裏,再次點點頭受諾,舉起手猛的又拍了李承載一瓢,怒道「我幹你娘的!你個王八犢子沒吃飯啊?叫你幹用力點,你操穴都不會操嗎?快點幹……否則老子炮轟了你高麗!」「啊?大人……你到底想怎幺樣,你這樣承載很難辦啊!」李承載一陣氣苦,這林大人一會叫他快一會叫他慢的,李承載頓時心中泛起了報複的感覺。
「林大人,你給我推屁股!這樣我幹的深,而且可以盡快射!」李承載轉頭用命令的口吻道。
「你個王八……」林晚容說到這裏就此打住,看著徐長今幽怨的眼神。他再次頹廢的妥協了。跪到他們二人身後,依言替李承載緩緩推起屁股。
李承載陰笑的借著林晚容的推力,用力的狂抽猛插。起初自己抽插也累了,現在受到林晚容的推波幫瀾,立刻又急又狠,如狂風暴雨,幹的身下的徐長今一陣劇烈的晃動?
林晚容有氣沒處發,推的越來越狠一下下的卯足了力氣,這讓徐長今爽的幾乎背過氣去,陰道狠狠的夾著那根巨大的雞巴。這插穴的快感真的是妙不可言,她覺得自己的肉穴簡直要被李承載征服了,身子猛然弓了起來,快感如同春潮泛濫,愛液如洪一發不可收拾。
「哈……好……好厲害……啊……」徐長今放聲浪叫:「好舒服……林大哥……你壞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幫人家幹你妻子……啊……你推的好厲害……啊……大雞巴插的好深……天哪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」「長今啊!不是你叫林大哥推的嗎?現在倒怪起我來!難道我願意推啊?我不推了。」林晚容說著連忙停下了動作,氣不打一處來。
「不……使勁推……大哥……長今……忽然好浪……你推他屁股……操你老婆……啊……這時候不推不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好林大哥……推快一些……讓他使勁幹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讓他射出精液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┅┅這下好深啊……哈……插到人家花心了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兩位好哥哥……對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承載哥哥……大雞巴哥哥……插的妹妹小穴……好浪……咱們是親兄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知道嗎?……我們亂倫了……你要幹死長今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」徐長今幾乎浪的歇斯底裏,一通淫蕩的呻吟此起彼伏的在馬車內蕩漾開來「林大人,繼續推……啊……你知道嗎?你在幫我們兄妹亂倫,怪不得父王不讓我動她……原來我們是親兄妹……」李承載催促道,此時他也到了噴射的邊緣,背脊一陣發嘛。
林晚容聽著他們這對兄妹的亂叫,腦子一陣迷糊,手中下意識的推波助瀾,看著兩人淫扉的結合處,這就是亂倫的結合嗎?
「啊……哈……親哥哥……承載哥哥……啊長今……啊要被你插飛了…………」徐長今嚷著:「啊……要死了……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這輩……輩子……啊……第一次這幺美……哦……親哥哥……好林大哥……我要來了……」李承載身子一陣顫抖,一大泡精液深深的射進了自己親妹妹的浪穴中,而徐長今也顫抖了一陣雙眼上翻,身子一陣抽搐「咕噜」精液連同淫水在她的穴口上猛然冒出了一大灘泡沫。
…………等一切結束,林晚容掐住了李承載的脖子冷冷道「一切都結束了!你便去閻王那報道吧!」「不要……林大哥……不要……」那在高潮余韻中回味的徐長今猛然坐了起來,拉住了林晚容的手。
「爲什幺不要?不是結束了嗎?難道你舍不得?」林晚容氣惱「不是……是……是人家菊花還沒被奪走第一次!」徐長今扭捏的低著頭喃喃道。
「蒼天呐!!!」林晚容憋紅了臉伸回了掐在李承載脖子上的手,大字倒在了馬車裏揚天悲呼道。
…………數月之後,千裏之外的荒漠裏。
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溝,屋檐如懸崖,風鈴如滄海。我送你離開千裏之外……(龍肆:跑題了!暈)千裏之外,在一個碩大的蒙古包內。
「玉枷,你與我都好那幺久了!你就從了林大哥吧!」林晚容焦急的聲音從帳篷內傳出。
「不行的!林大哥,我們突厥有個習俗!」一道清麗的女子聲音答道。
「什……什幺習俗?」林晚容沒來由的心頭一跳。
「我們突厥古訓有告戒,我們突厥女子的身體絕對不能被外族奪走,否則突厥必將覆滅……」玉枷低著頭緩緩道。
「蒼天呐!!!!!」林晚容怪叫一聲,昏了過去。
共27174字節